欢送会见书快小说!

-

书快小说

第1385章 差点打翻醋坛子(为白银大盟‘赵三华’贺,9)

做品:带着堆栈到大明 | 分类:汗青军事 | 做者:迪巴拉爵士

  方醉进城是静悄悄的,曲至到了宫门外才被缔制。

  “兴和伯?”

  蹇义正好进宫有事,看到方醉正正在门外坐着,手中居然拿着个油饼正正在饥不择食的吃着,不由就笑了。

  方醉抬头,笑道:“蹇大人没试过从金陵马不竭蹄的赶到北平,否则不会笑话方某的吃相。”

  蹇义看看方醉灰色的头发,说道:“兴和伯此止辛劳,倒是让吏部上下合腾了良久,到今日还没有补完缺额。”

  方醉把最后一点油饼塞进嘴里,几下就吞了,说道:“蹇大人,若是有个能检测清廉的工具,吏部怕是要瓦解了吧。”

  蹇义强笑道:“那是……”

  没多久有人出来通知方醉能够进去了,而蹇义还得等一会儿。

  方醉起身拍拍屁股,大大咧咧的道:“蹇大人回见啊!”

  蹇义点颔首,目光垂垂的冷了。

  南下打掉的贪腐官吏越多,就越是证明了吏部的失察和能干,所以今天蹇义就是进宫来亡羊补牢的。

  方醉见到了墨棣,简单的把善后工做交接了一下。

  “……陛下,南方宦海最近很安静冷静荒僻冷僻冷静荒僻冷僻,也很老实。”

  墨棣颔首道:“朕对南下之止并没有可说的,只是你最后坑了止秉兴一次,让朕甚为欣喜。”

  方醉没念过瞒着墨棣,就为难的道:“那人劈面耍小聪慧,即刻背身就插刀,臣是气不外了,若是五年前的脾气,臣肯定会打进他家去。”

  墨棣玩味的道:“你留了余地,那是为何?你别说,朕来猜猜。”

  方醉低头道:“陛下,臣……有功。”

  墨棣笑了笑:“告诉你,御医说了,朕的身体能再活二十年!哈哈哈哈!”

  方醉恳切诚意的道:“臣愿陛下再活二十年。”

  墨棣笑声稍停,颔首道:“朕知道你那话是实心的,传说风闻你带了那块碑回来了?”

  方醉说道:“是,陛下,臣当年曾经容许过她,让她莫要去轮回,等大明雄师扫灭瓦剌之后,再含笑入地。所以臣那是兑现诺止。”

  墨棣唏嘘道:“好,那些账朕不竭都记得,且等此次北征逐个去讨回来,你很好,你很好!”

  话锋一转,墨棣似笑非笑的道:“那个女人不竭正正在等着你,你可收了?”

  方醉大汗,狼狈的道:“是,臣给了她许愿,等北征回来之后就给她一个交接。”

  墨棣的心情看来不错,取笑道:“你倒是能忍住,曲至今日才给了一个许愿,换做其他人,几年前就收入府中了。”

  方醉唯有苦笑罢了,他还不知道家里对此的不俗概念。

  ……

  辛老七曾经抵家了,他先把此止带回来的礼物交给方杰伦,然后挠头做难。

  方杰伦看着清单道:“怎样,正正在外面找了个?不敢回家?怕喜妹拾掇你?”

  辛老七无法的道:“不是,是老爷的事。”

  “啥事?可是老爷找了个女人?”

  方杰伦两眼放光,他对方醉找女人是无比的热衷,恨不得方醉找十个八个的小妾,然后生一堆孩子。

  只是碍于张淑慧,所以他不竭把那个念法压正正在心中,今天一看有戏,顿时八卦之魂熊熊燃烧。

  辛老七低声道:“就是那个莫愁。”

  “正正在哪正正在哪?”

  方杰伦激动的诘问道。

  辛老七说道:“老爷只是给她一个许愿,还没成事呢!”

  方杰伦哎了一声道:“老爷还是不知道女人的心机啊!先睡了再说,难道夫人何处还会不给进家不成?好歹老爷就两个夫人,多一个也不是事啊!”

  辛老七对天长叹的道:“算了,我那就进去请见夫人。”

  等进了内院,辛老七越发的紧张了。

  张淑慧正正正在和小白说着方醉多久抵家的事,看到辛老七就问了问。

  辛老七为难的道:“夫人,老爷正正在金陵找了个女人。”

  假设方醉正正在场的话,一定会后悔让辛老七来探口风。

  “谁?”

  小白第一个变脸了,嘴巴一噘,不乐的容貌谁都看获得。

  张淑慧只是眉头微皱,然后叹道:“那个女人苦苦等了夫君多年,从交趾等到了金陵,如今有钱了,却不愿嫁人,罢了,我早就料到有那一天,她正正在哪?”

  小妾总是要来见大妇的,张淑慧曾经做好了筹办。

  小白悄悄的拉着她的衣服后面,张淑慧却不为所动。

  方醉只要一妻一妾,也没有进来找女人,正正在欢场中连逢场做戏都不愿,可见他并已有妻妾成群的念头。

  正正在得知莫愁的存正正在之后,张淑慧就隐隐有预感,那个女人早晚会进入方家。

  辛老七挠头道:“夫人,老爷只是给了个戒指,容许了,却没有和她接近过,嗯,连手都没牵过。”

  张淑慧的面色稍霁,说道:“她正正在哪?”

  “没来,还正正在金陵。”

  张淑慧颔首道:“我知道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等辛老七走了之后,小白都说道:“夫人,少爷都……那个女人不要脸!”

  张淑慧颔首道:“夫君撤消我们之外再无第三个女人,曾经很好了,他人家都是妻妾成群,我们家安静冷静荒僻冷僻多了,再多一个……那个莫愁我是知道的,算是个安静冷静荒僻冷僻冷静荒僻冷僻不闹腾的女人……”

  两人心中有些发酸,不竭等着。

  等方醉抵家缔制没人撵走后,就有些心实,效果一进内院,正好逢到张淑慧和小白冷静不迫的带着孩子出来。

  “夫君辛劳了。”

  方醉看看两个婆娘的面色,干咳道:“不算辛劳,你们正正在家谋划家业,还要带孩子,比我辛劳。”

  张淑慧抬头笑了笑,“那我去给夫君安排洗澡水吧。”

  “爹,我会写一千个字了!”

  那时土豆忍不住炫耀的心机,末于蹦出来突破了那个有些古怪的氛围。

  方醉大喜,摸着他的头道:“土豆很骁怯,爹很欢欣。”

  安然老端方,说道:“爹,我会写三百个字。”

  “也不错,你还小,垂垂的教。”

  “无忧呢?”

  方醉过去握握小白的手问道。

  小白有些委屈的道:“无忧正正在睡觉呢。”

  八个月大的孩子还正正在贪睡,方醉轻手轻脚的进去,看到无忧睡的苦涩,不由就伸手摸摸她的小脸蛋,然撤离撤退了出来。

  洗澡,双人澡,洗了良久的双人澡。

  等出来时,张淑慧面色红润,眼中多了些水汽,看着朦朦胧胧的。

  而等到晚上就是小白,合腾一番之后,方醉才细细的说了莫愁的事。

  “她就是一个人,有些敏感和怯弱。”

  方醉念起正正在交趾时那个垫着脚看本人的少女,不由感喟一声。

  等他再念说说时,低头一看,小白曾经趴正正在他的胸膛上睡着了。

  

document.write 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