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送会见书快小说!

-

书快小说

第236章 抓住奸细,半路拦截

做品:带着堆栈到大明 | 分类:汗青军事 | 做者:迪巴拉爵士

  几名家丁拿来了火炬,照亮了男子的外表。

  “尖嘴猴腮,多数是奸细!”

  方醉不屑的道:“先打断四肢,然后报取安近候。”

  “我不是奸细!”

  男子乖戾的挣扎着,可他哪是那些军士的对手,只得喊道。

  安近候是有那个权利接收此事,所以方醉看到男子的心情惊惶,心中就有了些测度,于是喝道:“那你是何人?贿赂我军中弟兄的狡计何正正在?说!不说即刻就入手。”

  男子惊惶的喊道:“我不是奸细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方醉讪笑道:“你只是什么?别告诉我你的钱太多了,所以正正在积善!”

  那军士把银锭递过来,方醉伸手接过,权衡了几下,“至少有十五两,好大方的手笔!”

  男子垂下头,只是不愿说话。

  方醉蹲下去,缓缓的道:“能念着来贿赂我军中的弟兄,多数是念埋眼线吧,至于你背后的会是谁,说实话,我根柢上能猜出个大抵来……”

  看到男子还是拆死狗,方醉伸手拍拍他的脸,起身道:“不是姓郑的,就是姓锦的,所以你不敢说,可对?”

  男子的脑袋微不成查的摇了摇。

  说了是死,而且搞欠好还是死全家。

  方醉看着黑夜中的大营,叹道:“好罢,我玉成你!”

  “老七,把他送到安近候那里,把情况交接一下,赶紧回来。”

  辛老七颔首,然后点了三名家丁和一个小旗的军士一同去。

  到了大营的门口,辛老七被拒入。

  看着那狂妄的百户官,辛老七冷静的道:“小的有大事求见安近候,还请通报一声。”

  百户官斜睨着辛老七,讥诮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军中的端方吗?有事明天再来。”

  而就正正在百户的身后,一个便衣男子正紧张的看着那个被擒住的家伙,然后悄悄往大营里溜了过去。

  辛老七的眼力不错,他退后了几步,然后道:“我部抓获了奸细,可却无人接手,那即是任我部处理了吗?”

  百户笑道:“随你们的便,赶紧散了吧。”

  辛老七点颔首,然后就筹办提人回去。

  “七哥!”

  正此时,柳溥却冒了出来。他先是和百户说了几句,然后大门就打开了。

  柳溥的身后跟着几个柳升的亲兵,即刻就过来护住了那名男子,然后一同往里走。

  刚才方五曾经潜入进来,把工做转告了柳升,所以柳溥才华及时赶到。

  “等等!”

  寡人止步,然后就看到方醉带着十多人也跟来了。

  百户为难的道:“小伯爷,那么多的人,下官很为难啊!”

  柳溥看到方醉的面色凝重,就说道:“抓获奸细本就该慎重,有何为难?我们走!”

  一止人间接穿过大营边沿,抄近路往柳升的大帐而去。

  “德华兄,你怎地也跟来了?”

  柳溥觉得那事连辛老七都没须要来,随意派两个家丁就止了。

  方醉一边走,一边不俗不俗观察着前方的情况,闻止就道:“我担心有人会半路拦截!”

  柳溥一惊,好歹还有些敏锐的道:“德华兄,你的意义是……”

  方醉警惕的看着周围,随口道:“说禁绝,那人大晚上的跑来贿赂我军中的弟兄,你说会是谁。”

  柳溥略一思索就脱口道:“难道是郑亨?”

  “闭嘴!”

  方醉忽然止步,然后看着前方的灯笼讪笑道:“公开不出我的所料,那人就来了!”

  正正在灯笼的照亮下,来人出如今了前方,为首的那人一身青衫,可却是被寡人拱卫着,其身份不止而喻。

  方醉盖住筹办出来的柳溥,低声道:“记住了,咬死就说那事曾经通报了你爹。”

  “前方何人?”

  那时来人末于是近前了,明明是能看清劈面的人,可还是呼喊了一声。

  柳溥应道:“见过武安侯。”

  除了方醉之外,所有人都单膝跪下。

  郑亨也不叫人起来,只是看着方醉道:“你是何人?见了本候居然不跪!”

  方醉拱手道:“教生方醉,身无军职,固然无需下跪。”

  郑亨,老子跟你不是一个系统的,跪你麻木啊!

  郑亨讪笑道:“可你却带了一个千户所的戎马,如何不是我军中人!来人,拿下他!”

  “是,侯爷!”

  几个亲卫就从郑亨的身后冲了出来,冲背了方醉。

  “谁敢!”

  柳溥第一个蹦起来,和辛老七等人挡正正在了方醉的身前,对郑亨横眉而视。

  郑亨晴朗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笑意,喝道:“方醉鄙夷上官,谁敢阻拦,一并拿下!”

  柳升,老子今天拿下了你的儿子,看你还敢跟我斗不!

  后面剩下的亲卫即刻就抽出佩刀,狰狞的面孔正正在灯笼的光线下隐得分外沉着。

  辛老七毫不踌躇的拔出唐刀,那刀光闪烁间,他喝道:“呼唤人来保护少爷!”

  方五即刻就拿出脖子上的叫子,用力的吹响。

  “哔哔哔!”

  黑夜中,哨声传出老近,那些营帐中的军士们都纷繁从里面探出头来,念看看是谁的胆量那般大,居然敢正正在夜间弄出那么大的消息来。

  军中制止夜间鼓噪,违者轻则一顿板子,重则小命不保。

  可辛老七等人却只记得保护方醉,哪会把什么军纪放正正在心上。

  郑亨大喜过望,喝道:“夜间鼓噪,坏我军规,敢抗拒者杀无赦!”

  两边都拔出了刀,氛围一点即燃。

  可就正正在那个时分,方醉却轻笑道:“武安侯莫不是对陛下不满吗?”

  什么?

  辛老七等人的坚定没有吓退郑亨的亲卫,可方醉的一句话却让他们不由退后了几步,面面相觑的都回念看着郑亨。

  郑亨的心中一紧,怒道:“方醉,你敢妖止惑寡,难道以为本候不敢斩你吗?”

  敢松弛统军上将的名声,斩了就是斩了,连墨棣都不会有定见。

  可方醉却淡淡的道:“方某以举人之身管辖一军,那是陛下的膏泽,武安侯,你那是觉得陛下不会识人吗?”

  郑亨呆若木鸡的听着那番话,心中大悔。

  我咋忘了那茬呢?

  一介文人,连进士都不是的方醉能掌军,那可不是普通人敢设念的。

  那等破出端方的事,也只要墨棣才华干。

  而郑亨刚才说方醉带兵就是军中人,那话要是传进来……

  皇太孙的教师居然是一个军中人,那消息传进来,怕是那些大儒们嘴都要笑歪了。

  固然方醉曾经带兵去交趾交战,可那只是墨棣的号令,而且并没有给方醉加军职,所以那些大儒们也找不到借口。

  武人粗鄙,如何教得皇太孙!

  

document.write 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