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虎技术打法欢迎访问书快小说!

-

书快小说

第160泄章 技术泄露

作品:血儒生 | 分类:玄幻小说 | 作者:梦醒半浮生

    “祖声,庄家那边联系的怎么样了?”白宗吾斜靠在躺椅上,精神萎靡,说话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白宗吾嘴里的庄家也是云州大户,在云北地区,仅次于白家。

    “父亲,前阵子和庄家已经谈好了,白家的酒业商会股份,一百八十万两转卖给他们,就等这两天签文书。”白祖声最近为这事没少费心,来回扯皮好几次,就等这一哆嗦。

    原本这些大事都该其兄长白祖名负责,可上次的囤粮事件叫白家损失惨重,元气大伤,所以族内剥夺白祖名话语权,白祖声捡到了这个天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白祖声也算是能忍的。早年埋下的眼线提前就向其汇报了兄长囤粮动作,白祖声愣是忍着几百万的损失没开口。如今终于心想事成,兄长被甩到一边,自己成功上位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庄家还犹豫什么?”白宗吾最近感到身体大不如前,所以放权放的厉害。但多年的经历告诉他,任何事情在尘埃落定之前,都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!”白祖声很烦躁。没接过家族权利之前,天天盼着,如今到手了才知道:家族看起来风光,实际已经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和颜家的两次“争斗”白家损失银两近千万。这几乎抽空了白家所有流动资金。

    前阵子接到圣旨后,为组建三千抗倭家兵,家族甚至卖掉了好几处商铺、酒楼才凑齐招人的安家费,和各类安置费用。接下来:武器、皮甲、粮草、俸禄……每样都花费巨大,这三千人像吸血鬼一样抽着白家元气,每个月都要靠卖出部分房产才能养活。

    如今倭奴在云州闹得实在太凶。随着粮食减产,各项物价飞涨。人心惶惶不说,最直观的损失就是去年建立的酒业商会几乎陷于停滞。粮食连吃都不够,哪来的原料产酒?

    也就是说,整整一年,酒业商会几乎形同虚设,当初圈定的股份,有和没有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家族内部终于出现“卖掉股权弥补亏空”的声音。鉴于目前状况,白宗吾也只能随大流。

    白宗吾感觉很心疼,酒业商会的前景他十分看好,假以时日,绝对是聚宝盆一样的买卖,现在放弃,和割了他心头肉一般。但没有办法,不卖股份就只能卖地。地和股份之间,白宗吾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。

    白宗吾心中算了算,有了这一百八十万两纹银,应该能支持好一阵子。至少支撑到十月,等这批秋粮上市,以现在粮价,该是可以缓解白家目前困境的。

    白宗吾摇头叹息,当初还是太急。为打压颜家,投入太多太多,多到以至于根本没给自己留后路。现在从头来看,哪个千年世家是如此轻易得来的?自己真是鬼迷心窍。

    再说如今的情势。和颜家说和明显很难。给女儿和福王招惹这么个强敌,白宗吾想起来就脑袋疼。

    “爷爷,爷爷!!!”正在冥想间,孙子白呈俊的声音出现在门外,等到白宗吾睁眼的时候,白呈俊已经来到身边。

    “爷爷,发生大事了!”白呈俊看白宗吾睁眼,径直说了起来:“得到消息,倭奴把得到的颜家蒸馏酒技术,向整个云州公布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技术?”白宗吾耳朵不太好了,脑子反应也慢,被孙子呲溜的一串话弄得有点迷糊。

    “爷爷,得到消息,倭奴们把从颜家得到的蒸馏酒技术,向云州所有家族公布了。现在整个云州酿酒家族都懂得了怎么酿蒸馏酒,以后咱们家也可以了!”

    “咱们家也可以了!?”至于可以干嘛,白宗吾还在迷糊中。过了好一阵子才咀嚼出话里的意思,失声大叫:“啊!——那怎么行!”

    孙子白呈俊不知道,白宗吾却体味过来,这对白家来说哪里是好事,是天大的灾难。

    白家一直以来依靠垄断酿酒行业,赚取无数资材,可以说如今八成产业都和酿酒有关。一旦蒸馏酒技术外泄,就意味着从此木薯可以酿酒,自家黄酒产业顿时被一刀切去,白酒那边也会受到巨大冲击。

    木薯可以酿酒,以后谁还会用粮食来酿造黄酒?原先用以酿造黄酒的那部分粮食消耗,一部分会转成百姓口粮,还有一部分会转成白酒,这对白家来说,意味着恐怖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,怎么可能泄露出去,韩家不是被姓颜的满门屠了么?”白宗吾在顾不得将养身子,坐起身,须发怒飞。

    “爹,从后面得到的消息看,韩家那一场该不是颜家干的!”白祖声适时发声。这事最开始在白家也引起过巨大争议。开始都认为是颜家干的,但随后的蛛丝马迹表明,凶手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颜家干的,白宗吾明显不是关心韩家被谁屠,而是那至关重要的蒸馏技术。看着面前的蠢货儿子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看老爹发火,白祖声试探着问:“爹,您看这技术泄露会不会就是那颜家干的?”蠢货虽然蠢,但不会想太多,有时候他们说出来的话,其实无限接近事实的****。

    但白宗吾不这么想:“不可能!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白宗吾颤抖着站起身,由白呈俊扶着走到窗前:“技术泄露,对颜家百害而无一利;保留酒业商会,对颜家有百利而无一害!你想想——”

    “颜家如今垄断整个云州绝大部分下田,那些田种粮食不行,种木薯是没问题的。一旦技术泄露,颜家每年损失多少钱,真要算起来,我们家损失这点连人家零头都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技术泄露,他们家那些下田就等同于废了,谁家损失最大?”

    “还有好处!他颜家把技术泄露出去,又能得到多大好处?我白家损失的那部分利润,又落不到他颜家口袋里,全天下都能酿造木薯酒,与颜家何干?好处在哪?”

    以己度人,给自己一万个理由,也做不出自己泄密残害自己的事,颜家那位二十岁的侯爷就能?当然不可能。这件事绝对是第三者做的!可惜,他哪里知道世上还有鸟粪磷酸盐这种农业神器。

    白宗吾如此肯定,白祖声这种习惯了一辈子当应声虫的人哪有主见,傻愣愣的点头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副表情叫白宗吾看到,更是上火。长子的事别无他法,否则家族中意见太大。可老二明显是坨烂泥,根本扶不上墙:“还在这干么,去啊,去找庄家,赶紧去谈股份的事,实在不行一百万都给他”。

    “哦,额马上去!”白祖声麻溜的爬起身,赶紧朝外跑去。

    造孽!白宗吾内心哀叹一声,看看自己儿子,再看看人家的儿子……依在窗户边,看着窗外喜爱的几只画眉、八哥,白宗吾冥思苦想,想着到底是谁这么狠要砸云州酒业的锅,想着如何应对眼下这局面,想着哪里还能抽出资金弥补这巨大亏空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想入了迷,倏忽间突然被一阵叫声惊醒,“爹,爹大事不好了!”这是白祖声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!?”白宗吾抓住窗边,对着满头大汗跑回来的二子大喝。

    “爹,爹,刚才庄家派人来,说股份不要了——”

    刚才已经有了预感,发生了白宗吾还是很上火。不过为了不在儿孙面前表现出来,故作沉稳:“就这么点事,你哭什么丧?——啊!”

    “不是,爹,不是这事!刚得到消息,昨日倭奴在江都县登陆,扬州府中郎将带五千官兵迎战,被倭奴一举攻破。江都那边损失惨重,据说高邮、宝应几县也被袭击,如今几县百姓都超扬州府城赶来。

    还有,倭奴还同时袭击了苏州、无锡、镇江几府,如今江北六府全都人心惶惶,云北全乱了。”

    白宗吾一听,原来是这样,眉毛都没抬一下:“就这点事,急什么!?倭奴朝扬州府城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,那倒没有!”白祖声喘口气,抹抹汗,刚打算继续说话——

    “告诉过你,气度,稳重。这些东西你丢到哪去了,真是不争气的东西!他倭奴来就来,又不是没来过;杀几个人,又不是没杀过;抢点东西,又不是没抢过。干我白家何事?”

    在白宗吾心里,反倒觉得这是好事。江都大户们损失惨重,白家说不定还能谋取部分利益;倭乱闹的厉害,秋粮还能再涨几个幅度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不是的,爹。问题是咱们家那三千家兵也被那死鬼带了去,这次,全军覆没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!你说什——额!!!”“爹,爹——”“爷爷——”

    这次,从七月开始的,席卷云北六府的倭乱来的又快又急,让人猝不及防。损失到并不太大,除扬州府中郎将的江都那一战损失惨重,倭奴们都以劫掠为主,人员损失并不多。

    但引起的恐慌却是巨大的。短短半月时间,扬州府城外就聚集二十万灾民,其他各府府城多则三五万,少则七八千,云北一片风声鹤唳。

    倭奴出动的时候,颜家船队也出动了,颜子卿亲自带队。颜家船厂新修复并装上撞角的二十多艘远洋海船,和原四十多艘五桅大船组成的“颜家舰队”朝扬州府驶去。

    可惜,因为倭奴们出动的人数并不太多,而且相当分散。颜家船队竭尽全力也只抓住了几条“小杂鱼”,总共不到一千人。

    期间还遇到了在扬州巡游的官军水军。刘廷、邓子龙的水师从云中城下属县城申城赶来。申城在杭州北面,比颜子卿近的多,可惜战果和颜家一样:大炮打蚊子,有力无处使。

    两方舰队是在银江入海口碰到的。

    刘廷四十岁年纪,正当壮年;邓子龙六十余岁,须发皆白。二人矗立船首,看着擦肩而过的颜家舰队徐徐朝南面驶去,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颜家六十多艘大船多是从水匪和海盗手里缴获的顶级好船。五桅大舰虽不能远洋航行,但在近海却是无妨;还有二十多艘巨大的、装有巨大撞角的坚固大船,看起来异常狰狞。

    再看看自己手下的四十多艘小舢板,大的一千石,小的两百石;破破烂烂、凌乱不堪,粗一看竟有十几种船只。二人是官军,人家是私人舰队,这差距……

    “侯爷,那群官兵混的好像比我们梁山还惨!”吴加亮没投入颜子卿手下时,在云梦泽做水匪。当水匪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“四大寇”里最惨的:最穷、最苦、最没钱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日一见,云州水军比起自己当初在山上的时候还惨几分,顿时举起鹅毛扇一顿猛扇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这次行动,颜子卿只带了水军、步军和吴加亮一人。据说,这货寒冬腊月也是扇不离手,附庸风雅到了极点。颜子卿没好气看了他一眼,没有答话,只是静静看着北去的水军将士。

    在任何时代,水军永远是真正的男子汉才能从事的伟业。在大海上作战,在接舷战为主的当下,根本没有逃跑、投降一说。非生即死,这就是这群热血男儿最终归宿。

    颜子卿看着远去的一张张驳杂船帆,阵阵心痛。在这个农耕为主的帝国,水军的地位低下到令人难以想象。因为,人们从骨子里就看不起这个职业,即便外界叫嚣的再崇高,再热烈。

    从事着最艰苦、最危险、最没前途的工作,还得忍受世人的不屑、家人的悲伤和无尽的寂寞。这,就是水军。现在是、将来是,另一个时空,也是。

    在云中城的卫家府邸,萧如秀进行完每天的佛前祷告,走出佛堂。

    从五月得到颜子卿斩首三万的消息后,萧如秀就如坐针毡。得知倭奴疯狂进攻云州沿海之后,更是清减许多,脸颊都有点消瘦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是我家少爷给你送来的盒子!”颜骏带领十几名百战老兵来到萧如秀身边已经有段时间,平日里吃住在萧家。不知什么原因,只叫小姐,从不叫卫夫人,萧如秀对这称呼,也算默认。

    没等萧如秀打开盒子,颜骏恭敬向萧如秀转告颜子卿派人带来的话:“我家少爷说‘话在盒子里!’”。说完,退出房间,只留下萧如秀一人。

    萧如秀轻手打开封印好的盒子,里面有一大三小三串珍珠;大的粉红,那是项链,小的金黄,两串手链。三串珍珠全都一样大小,圆润光滑,彩光闪闪,夺目生辉。

    盒子里还有一张信签,上面用最小号的颜体字写到:“自家产的珍珠,喜不喜欢?七夕本该陪伴,可惜倭患肆虐!明年不会了。”没有温言软语、没有诗词歌赋,只有最简单的三句话。

    摩挲这手里的珍珠,不管价值几何,这是萧如秀生平第一次在七夕节收到礼物。

龙虎技术打法     把那浅薄的纸张贴在心口,一股温情洋溢全身,闭上眼睛,晶莹的泪珠从缝隙中缓缓渗出。萧如秀感到,二十年来,心灵终于有了归宿。13

document.write 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