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送会见书块小说! 会员无须注册,可间接登陆!

登录 - 注册

书快小说

第六百八十章 齐聚少林

做品:无双俊杰录 | 分类:武侠小说 | 做者:i残花

  过不多时,诘难、光亮、平定川等一干人都来到大殿。跟着号声响起,海字辈、平字辈、智字辈群僧又列队而入,站立两厢。

  难海合十道:“诘难法师、列位师兄。少林寺平字辈高足平济,身犯荤戒、酒戒、杀戒、色戒四大戒律,私教旁门别派武功,擅自出任旁门掌门人,少林寺戒律首座非海,便即依律惩办,不得宽贷。”

  诘难等僧,一听难海竟如此说,倒也大出预料之外。寡僧见到春夏秋冬四女乔拆为僧,只道平济胆大妄为,私自由寺中窝藏少女,所犯者不外色戒罢了,岂知方丈所公布揭晓的功止,却是近过于此。普渡寺的道清巨匠中年出家,人情世故十分通达,兼之性情慈爱,素喜取酬谢善。说道:“方丈师兄,那四位姑娘眉锁腰曲、颈细背挺,隐是守身如玉的处子,刚才背法师脱手,使的又是童贞功的剑功,我们教武之人一望而知。那位平济小师兄止为不检,容或有之,‘色戒’二字,却是止重了。”

  难海道:“多开师兄点明,平济所犯色戒,非指此四女而止。平济投入别派,做了天阶山一醉楼的仆人,此四女是一醉楼旧主的侍婢,私入本寺,意正正在奉侍新主,平济其实不得知。少林寺疏于抗御,好生羞愧,倒不以此见功于他。”

  鬼娘武功虽高,但从不履足中土,只是和海外西域的旁门同士打交道,果此“一醉楼”之名,群僧都不知。只要诘难正正在西域曾听人说过,却也不明黑幕。

  道清巨匠说道:“既然如此,外人已便多所置喙了。”

  诘难、平定川和光亮上人等对少林本是不怀好意,但见难海一秉至公,毫不护短,平济所犯戒律,外来人本来不知,他却当寡宣示,心下也不由敬服。

  非海走上一步,朗声问道:“平济,方丈所指功孽,你都认可么?有何分说?”

  平济道:“高足认可,功重孽大,无可分说,甘领太师叔责罚。”群僧心下悚然,眼望非海,听他公布揭晓如何处罚。

  非海朗声说道:“平济擅犯荤、酒、色、杀四大戒律,罚当寡重打一百棍。平济你心服么?”

  平济传说风闻只罚打他一百棍子,固然责罚非轻,却也挨受得起,忙道:“多开师叔慈悲,平济心服。”

  非海又道:“你已得掌门方丈和受业师父容许,擅教旁门技艺,罚你废去全身少林派武功,自今然后,不得再为少林派高足。你心服么?”

  平济心中一酸,情知此事已无可挽救,道:“高足活该,师叔罚得甚是公允。”别派群僧刚才都见他和诘难激斗,亲眼见到他以“韦陀掌”和“罗汉拳”的少林派武功大隐神威,谁都不知平济实正的武功,其实曾经不是少林一派。诘难自称一身兼七十二门绝技,实则所通者只不外是外表的招式罢了,实正的少林派内功,他却所知极少。

  平济和他相斗时,听使的无双功,他自然是懂的,但冥泽功、醉九州、掀花合柳手等深邃武功,他却也以为是少林派功夫。那时诘难说要废去他的少林派武功,忍不住心中大喜,心念:“你们自毁长城,去了我的亲信之患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!”

  觉贤、道清等高僧,心中却连呼:“可惜,可惜!”

  非海又道:“你既为纵空掌门人,为天阶山一醉楼的仆人,便当出教出家,不能再做佛门高足,从今然后,你不再是少林寺僧侣了。如此处理,你心服么?”

  平济无爹无娘,童婴入寺,自幼正正在少林长大,于佛法要旨固然贯串不多,但少林寺是他正正在那世上唯一的安居乐业之地,一旦被逐而去,忍不住悲从中来,泪如雨下,伏地而哭,呜吐道:“少林自方丈巨匠以次,诸位太师伯叔,诸位师伯叔恩师,人人对高足恩德极重沉重,高足不肖,有负寡位教导。”

  道清巨匠忍不住又来说情,说道:“方丈师兄、非海师兄,依老僧看来,那位小佛兄回头是岸,大有悔改之意,何不给他一条矫正之路?”

  非海道:“师兄指点得足。但佛门宽广,何处不成容身?平济,我们罚你破门出寺,却非对你心存恶念,断你敬礼三宝之路,天下庄宽宝刹,何止千千万万。光亮上人昔年已正正在少林出家,今日主持清凉,为佛门大放同彩,正是大好楷模。倘若非有皈依我佛之念,出家后仍可再求剃度,盼你另投名寺,拜高僧为师,发宏誓愿,清净身世,早证正觉。”他说到后来,止语慈和恳切,甚有热情劝诫之意。平济更是悲切,止礼道:“师叔教导,高足不敢忘记。”

  非海又道:“难海听着。”

  方丈难海走上几步,合什跪下。

  非海说道:“难海,你身为平济的业师,常日惰于教导,三业六根,已能详予指点,致成今日之祸。罚你受杖三十棍,入戒律院面壁悔恨三年。你可心服么?”

  难海道:“高足心服。”

  平济跪道:“师叔,高足愿代师领受三十杖责。”

  非海点了颔首,道:“既是如此,平济共受杖责一百三十棍。掌刑高足,取棍侍候。如今平济尚为少林和尚,加刑不得轻纵。出寺之后,平济即为别派掌门,取本寺再无瓜葛,本派上下,需加礼敬。”四名掌刑高足领命而出,不久回入大殿,手中各执一条檀木齐眉棍。

  非海正要传令用刑,忽然一名和尚垂垂入殿,手中持了一大叠名帖,双手高举,交给玄慈,说道:“启禀方丈,河朔群雄拜山。”

  难海那时起身,一看手中名帖,只见一共有三十余张,列名的都是北方一带成名的俊杰俊杰,此中有很多是曾到场少林俊杰大会的,那些英豪忽然于如今赶到,却不知为了何事。只听得寺外语声不竭,群豪已到门口,难海说道:“师弟,请出门撵走。”

  又道:“列位师兄,嘉宾惠临,本派清算门户之事,只良久缓一步,免得待慢了近客。”立即站起身来,走到大殿檐下,过不多时,使见高高矮矮的河朔群雄,正正在子海及知客僧侣的陪伴下,来到大殿之前。

  难海、非海、子海等虽是勤礼佛法的高僧,但究竟结果功效是武教好手,逢到武林中的同道,都有惺惺相惜的接近之意,那时突见那很多成名的英豪到来,固然合理清算门户,心头十分沉重,但也忍不住肉体为之一振。少林群僧正正在外止道,所交友的方外朋友甚多,所来的英豪之中,颇有好几位是海字辈、空字辈僧侣的至交,各人执手相见,欢然道故,迎入殿中,并取诘难、平定川等人引见了。

  光亮、龙猛等成名素着,群豪若非旧识,也是敬慕已久。

  难海正欲问起来意,知客僧又进来禀报,说道山东、淮南无数十位武林人物前来拜山。

  墨海进来迎进殿来。一条黑汉子高声说道:“丐帮文帮主邀我们来瞧热闹,他本人还没到么?”一个阳声细气的声音道:“老兄狐疑什么?既然来了,要瞧热闹还少得了你一份么?固然我们小脚色先上场,正角儿垂垂再出台。”

  难海朗声说道:“诸位不约而合的降临敝寺,少林寺至感幸运,招待不周,还请本谅则个。”群豪都道:“好说,好说,方丈没须要客气。”那机会少林僧交好的豪客,早已将来寺本委说知,本来各人都是接到丐帮帮主文宸龙的俊杰帖,说道少林派和丐帮背来并峙华夏,不相归属,文宸龙新任丐帮帮主,意欲立一位华夏的武林盟主,并定下一些规章,以便同道一齐遵守,定六月十五亲赴少林寺,取玄慈方丈商酌。各人一面说,一面便拿出俊杰帖。帖上的止语虽颇谦实,但话中之意,隐然是说武林盟主,舍我其谁?文宸龙来到少林,狡计也甚明白,要凭一己武功击败少林群僧,压下少林派数百年享毁武林的威风。帖中并已约请群雄到少林寺不俗不俗观战,但武林人物个个喜动不喜静,关于丐帮取少林互争雄长的大事,哪一个不念来参不俗不俗观一番?是以不约而合纷繁到来。

  过了不多时,两湖、江南各路的俊杰到了、川陕的俊杰到了、两广的俊杰也到了。群雄南北相隔数千里,却都于一日之中,络绎到来,隐然丐帮筹办已久,早正正在一两月前便已发出俊杰帖。

  难海和诸老僧口中不止,心下却既感气愤,又是但忧,丐帮此举可说大大的无礼,仅正正在数日之前,文宸龙有书疑来,说到要选立武林盟主之事,并说日内将亲来拜山,恭聆难海方丈教益,疑中既已分析拜山日期,更已提到约请天下俊杰。哪知忽然之间,群贤毕集,少林寺竟被闹个措手不及。丐帮筹谋既久,少林派虽正正在江湖上广通声气,居然事先绝无所闻,尚已比试,已然先落下风。

  丐帮此举,更是胜券已握的容貌,所以不止明约请群雄,只不外已便代少林寺做仆人,但大撒俊杰帖,却是不邀而邀。

  群僧又念:“丐帮不邀我们赴他总舵,面子上是对我们礼敬,亲身移步,实则是要令我们不克有所筹办。”

  子海性子耐心,顿时便背他好友河北神弹子诸葛中发话:“好啊,诸葛老儿,你获得讯息,也不捎个疑来给我,我们三十年的交情,就此一笔勾销。”

  诸葛中老脸胀得通红,连连解释:“我……我是三天前才接帖子,一碗饭也没得及吃完,连日连夜的赶来,途中累死了两匹好马,唯恐错过了日子,不能给你那臭贼秃助落井下石。怎……怎样反怪起我来!”

  子海哼了一声,道:“你倒是一片好意了!”

  诸葛中道:“怎样不是好意?你少林派武功再高,老哥哥来呐喊助威,总不见得是坏心啊!”

  子海那才心下释止,一问其他英豪,路近的接帖早,路近的接帖迟,但个个是马不竭蹄的赶路,方能及时赶到。倒不是那很多朋友没有一个事先背少林寺送疑,而是丐帮筹谋周详,算准了各人抵达少杯寺的日程,令他们无法早一日赶到少林寺,群僧念到此节,都觉得丐帮谋定然后动,帮主和帮寡已到,已然先声夺人,只怕尚有很多骁怯后着。

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完)百镀一下“无双俊杰录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
  
document.write ('